人聚散。

半个废人。这儿是马甲号,放文用。

荒后面出了个一目连。好的,我很高兴,这周末争取多加几更...是周末哦。

吕云-记忆回收12

我更新的频率是不是有点...咳咳咳。
暂时还不会虐。不过,另外一个赵云要搞事情了。

  什么都没有。空无一人。
  巷子两旁的楼房里还荡出几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,巷子里还落着灰,那个“赵云”却是没有影踪了。
  赵云站到了吕布身后半步处。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,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形里脱身。那个人,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啊,分毫不差。
  “子龙,你...有没有双胞胎兄弟啊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吕布沉默了良久,在赵云看来确实是良久。他不再发话了,只是安静地把赵云的手圈在自己掌心里,往巷口走去。街道上又是一片喧哗,他们两人之间却沉默得可怕。
  
  最后还是吕布打破了沉默。
  “子龙,我不在意为什么会有人和你长得一样。只要你,别走了,别像之前那样,又把我一个人丢下。”
  “好。”
  赵云随随便便应了一声,手指在吕布掌心里挠了挠,不再吭声了。他心里一团乱麻。他失去的记忆,一定和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有关,傻子都知道是这么一回事。
  吕布说的不在意,他不信,连他自己都没法不在意。
  
  不过往后几日,他们之间默契地没再提这件事。赵云懒洋洋地躺在吕布的床上。有个免费给他做饭的人,他都懒得回家了。虽然家离他只有几步之遥。
  吕布站在厨房里炒菜,身上围着一块粉红色的围裙。这是赵云的恶趣味。嗯,是他给吕布挑的,反正吕布也不介意。...吧。
  “你穿这个挺帅的!”
  在赵云这么说了之后,吕布到真的不在意了,甚至还有点小开心。
  饭菜的香味闷在厨房那一小块空间里,只是偶尔吝啬地飘出来几缕。
  赵云好长一段时间没响的手机震动了一下。
  咦?又是李白啊。他漫不经心地点开。
  【赵云,你他妈给我滚来医院,解释清楚】
  赵云的呼吸滞了滞。这什么语气?
  
  吕布已经把饭菜端上桌了。
  “吕布,我有事得出去一会儿。”
  吕布为难地看了看桌上卖相还不错的饭菜。
  “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了。”
  “我陪你去。”
  吕布已经把围裙解开,搭在椅子上了,语气和动作都像是不容置疑的样子。
  让吕布跟去么?
  李白肯定是认识吕布的。到时候...算了,管他呢,反正,他和吕布的关系迟早要在人前戳破。无非是早晚的问题罢了。
  反正,有吕布在,他怕什么。
  赵云拳打脚踢把脑子里这种不靠谱的想法踹走了。

吕云-记忆回收11

  “赵云,...你别哭啊,我错了好不好?”
经吕布一提醒,赵云才发现自己脸颊上不知何时有了两行湿印。奇怪,他明明没想哭。
  “什么?你哪儿错了。”
  “暂时不清楚,不过让你哭了就是我的不对。”
  吕布拿来一张纸巾,温柔地糊在了赵云脸上。
赵云胡乱擦了擦脸,顶着微红的眼眶重新审视了吕布。吕布担忧的神情不似作假,是个老实人,他也许不该这么耽误他。
  “我还是,想不起来。你别管我了吧,我真的想不起来,我不想了。”
  “好,好,不想了。可我不能不管你。”

  “我们重新开始,好不好?”

  赵云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吕布,此后就每天都被吕布半强迫半祈求地拉到了他家里,美其名曰情侣就应该要同居。
  吕布每天变着法给赵云做饭。嗯,他做的东西除了卖相有点丑,味道倒真心不错。这就是人不可貌相...吧。
  “赵云,来,张嘴,啊——”
  md,他顶多算失忆,又不是石乐志,需要像对小孩一样对他吗。不过挺爽的。
  “赵云,我们今天出去约会吧。”
  “怎么突然想约会了?”
  “大学的时候,我们的事没让别人知道。嗯,你不记得了,但现在,我想告诉他们,你是我的。”
  我是你的...
  赵云果然还是没能忍心拒绝吕布。原因嘛,说不清。

  天气在近几日已经迅速转冷了,秋风在满城萧索中将残叶卷下,又悄悄撩起赵云额前的发丝,拂起沉在水底的鱼。
  吕布把赵云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。嗯,这很正常,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。子龙的手依旧和以前一样,一年四季都冷冰冰的。
  除去一瞬间的微怔,赵云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好像习以为常了一般。如果对面没有刚好走来一个人,他没有刚好吓了一跳的话...他和吕布应该是可以一直这么拉下去的。
  “子龙,前面那个人是不是...和你长得有点像啊?”不,岂止是像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赵云无措地瞪着那人。
  那人的目光先是在吕布身上停留了几秒,然后看向了他身旁的赵云,面上骤然充满了惊慌。
他跑开了。

  “追上去?”
  赵云没来得及细想,只是这么一个人突然跑走了,立马追上去才应该是正常的做法。
  赵云拔腿就跑,但忘了他的手还在吕布兜里,于是又被还没反应过来的吕布拽回了原地。
  吕布的手机滴了一声。
  【目标人物出现,请尽力调查他的行踪。】
  果然...自己的猜想是对的。吕布瞄了一眼身边赵云的面容,和刚才那人基本一样。
  “额,哦,我们追吧。”
  他拉着赵云跑了起来,往刚刚那人跑向的小巷子里冲了进去。
  
  咦,明明是条死胡同,却空无一人。

我有个想法。

吕云-记忆回收10

这更对话居多,可能有点无聊,吧。
ooc算我的,刀子算你们...啊没,我什么都没说。
欢迎提建议意见或者给我纠错呀。比心。
以下正文↓

  赵云的意识再次回笼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了。入秋后比平常冷了不止一星半点,他居然在沙发上睡了一夜。肯定得感...
  “阿嚏!”
  他这乌鸦嘴!
  赵云揉了揉鼻子,却冷不防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  “赵云,你感冒了?”
  赵云不由得感叹,这房子的隔音效果真差。
  不对,吕布居然会关心他,太可怕了。
  还是不对。
  吕布为什么会在他家门外啊!
  “你待在我家外面干什么?!”
  “我,我刚醒,出门就听见你打喷嚏了。”
  “你这样很恐怖诶。”
  “那我走了...”
  寂静了一阵。赵云打开门,果然空无一人。
  
  赵云愤懑地敲开了吕布的家门。
  “说好的要帮我恢复记忆呢?”
  “你不生气了?”
  吕布眼底下有一抹乌黑,是极淡的,以至于用乌来形容不怎么合适,而不仔细些,也不会看到。
  “我大人有大量。”
  “!”
  吕布惊喜地把赵云搂在了怀里。
  “……不过你要是再动手动脚,我就生气了。”
  吕布委屈地松开了赵云。吕布委屈地皱起了眉。吕布委屈地绞着手指。哦不,没有绞手指,只是此情此景,应该配上这个动作才符合言情小说的套路。
  “你打算怎么帮我恢复记忆?”
  “呃,做一些你以前喜欢做的事吧。”
  
  “我们这是在干嘛?”
  吕布和赵云大眼对小眼。
  “你以前喜欢盯着我看啊。”
  赵云有些窘迫。
  “那,那我都看你这么久了,你觉得奏效吗!”
  “那我盯着你看好了。手机给你,以前的短信我都没删呢。”
  吕布还真如言把手机给他了,然后双手捧着个脸,柱在桌上看他。十分少女的动作,放吕布身上果然充满了违和感。
  赵云选择性无视投来的炽热的目光,点到了信息里。
  
  【我好像很喜欢你,要在一起试试吗?】
  【好。】
  
  【别窝在宿舍里了,下来跟我吃饭。】
  【马上。】
  
  【我有些不舒服,能去帮我点个名吗?】
  【我过会儿带药来看你,好好休息。】
  
  【这只布偶的表情好像你[图片]】
  【哼,这只也像你![图片]】
  【???打你哦】
  
  ……
  
  【你还喜欢貂蝉么?】
  【传闻而已,我只喜欢过你。】
  【其实我觉得她挺好的。】
  【你什么意思?】
  【她跟你很配,你的家人也不会反对。多好啊。】
  
  【我们分手吧。】
  【赵云??】
  
  吕布的视线没有离开过。
  空气一时间凝重得过分,赵云每呼吸一口仿佛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。
  他想哭出来,一切都那么熟悉,好像这些字眼是在昨天才被他从键盘里按出来的,好像他就是短信里这个名为赵云的恶人。
  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瑜亮-盲

吕云的文让我先拖一拖,没脑洞了。
结局惯例那个啥(不是)
渣文笔,ooc算我的。
以下正文。

      1
  周瑜失明了。
  不是玩笑,他是真的看不见了。他的全世界都熄了灯,他只能茫然地站在黑暗里。
  
  2
  小乔为他整日东奔西走,寻找治疗的方法。
  扁鹊摆摆手,说自己治不了。庄周说让周瑜去睡觉,梦里什么都有。花木兰建议周瑜可以去学点拳脚功夫,以后还可以做个话本里盲眼的神秘刺客。
  
  3
  但周瑜失明已经过去几个星期了,依然没人找到治疗的方法。
  周瑜想,失明就失明吧,反正,我的耳朵也挺好使的。看不见也比诸葛亮牛逼。
  
  4
  周瑜进了王者峡谷。他看不见,不知道对面是什么阵容。队友都走远了,他一个人慢腾腾凭借记忆挪到了中路。
  对面的中单没说话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他看不见了,准备让他两招?
  五秒后周瑜完全断绝了之前的念想。
  
  6
  周瑜咬着牙拔掉身上的五个蓝色小晶体。
  诸葛亮这家伙,刚刚不说话绝对是在憋笑吧。
  周瑜气恼地升起了一团火。可说实话,他不知道落到哪儿了。
  
  7
  “……都督好预判!云躲在草丛里也能被烧到。”
  原来你想蹲我啊,呵呵。
  周瑜用强大的气场把试图接近自己的赵某人吹走了。
  
  8
  周瑜很苦恼。因为看不见,自己根本碰不到诸葛亮一根毛。
  而诸葛亮的声音,前一秒还在远处,下一秒就到了进前。
  “都督,你不行了啊。”
  狗屁。!
  “唉,你这么可怜,我都不舍得打你了。”
  周瑜揪掉一串串小晶体,在心里骂了诸葛亮全家。
  
  9
  周瑜只剩一丝血了。诸葛亮却叹了口气。
  “你眼都瞎了,跟你打也没意思。不,就算不瞎,你也一直是万年老二。”
  周瑜咬了咬牙,往诸葛亮发出声音的地方冲去 。却不想被人拉住了,撞在那人身上
  “不对吧都督,打不过我也不用去塔下自尽吧。”
  周瑜不动了,就定定地站着,也不管自己被拉住的手。
  “嗯?你被打傻了?”
  
  10
  “想杀我,就动手。反正现如今,我已经打不过你了。”
  周瑜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。诸葛亮却染了一丝慌张。
  “我不是...”
  “不是的话,那就...”
  被我杀吧。
  周瑜听了半天,大致摸清了诸葛亮的位置,立马放了团火,再接一个大,把并非满血诸葛亮带走了。
  [全部]诸葛亮:你耍诈!!
  [全部]周瑜:兵不厌诈。
  
  11
  周瑜觉得很奇怪。
  自从上次自己侥幸杀了诸葛亮一次后,每次匹配诸葛亮都要和自己待在一个队伍里。
  抢中单。
  偏偏周瑜看不见,诸葛亮又偏偏要等到开局了才戏谑地说一句:“好巧啊,我们在一个队伍里。”
  巧个锤子。你又不是看不见。
  
  12
  “都督哇,你想不想重获光明?”
  “扁鹊都办不到的事,你一个书呆子能干什么?”
  “书呆子明明是你。你答应我一个要求,我一定能让你重新看见。”
  峡谷里隐隐能闻见桃花的香气。此时应该还只有花苞,桃花盛放还要等些时日。小乔很喜欢桃花,他想再次看看她脸上浮现出的笑容。
  “你说。”
  “你答应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
  “哦?我身上没什么值得你花心思的东西了吧。”
  “你答不答应?”
  
  13
  “我应了你便是。”
  
  14
  诸葛亮的要求有点...嗯,一言难尽。让周瑜对他言听计从十天。
  “都督,我怕冷,把你外套给我穿。”
  周瑜把外套递了过去。
  “都督,跟我去偷蓝。”
  周瑜拿着不知为何在自己身上的蓝,满脸疑惑。
  “都督,我可以杀你一次么?”
  周瑜点点头。反正他还会再活过来的,让诸葛亮逞一时之快,也没什么。
  诸葛亮把手指头抵在他胸膛上,一定触到了他的心跳。半晌,诸葛亮却放下了手。
  “算了,没意思。”
  
  15
  过了今夜,十天便到了。
  夜半时分,诸葛亮跟周瑜提了最后一个要求。
  “无论我待会儿做什么,你都忘掉,听见没?”
  他敢不从么?就是诸葛亮杀人放火了,他也不能记得。
  诸葛亮搂住周瑜,十分轻柔地吻了他。周瑜压下剧烈的心跳,只是动了动手指头。
  “周瑜,我不会再和你争了。反正你也争不过我。你先睡下,明日,你就能看见了。”
  周瑜不应声。诸葛亮怎么这么肯定呢?
  
  16
  周瑜醒了过来,睁眼。他终于又看见了,诸葛亮不会屑于对他撒谎。
  只是今日的峡谷,有些过于冷清。
  桃花果然已经完全开放了,不吝啬展示自己的美丽,映得整个世界都无比羞艳,他火红的外套也被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。
  诸葛亮呢?
  
  17
  周瑜从铜镜里看见自己湛蓝的眸子时,有些愣。
  他果然还是看到了,千万株桃花里,立着一块小小的碑。
  
  18
  后来嘛。诸葛亮?周瑜不记得了,他早在那个夜里便忘记了。
  
  
  【这里是私设】
  虽然王者峡谷里,可以复活,但私心想成了英雄有赴死的心时就不会复活了。
  然后,关于周瑜的失明。
  当爱恋一个人到极致时,你暗恋的对象就会失明。重获光明的方法有两种,双方互相爱上,或者暗恋者死去。用了后一种方法,活着的那个人,瞳孔会变成死去那人的颜色。
  我觉得,瑜亮不适合甜,所以,选了这个结局。

吕云-理性时代_上

标题乱起的。
感谢各位对我的支持和催更(不是
这篇会有点长,世界观也不太成熟...先更一半。然后,结局吧,还是刀,但前半部分没刀!尊的!
没屁放了,以下正文。

  二十八世纪,绝大多数人类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感情。
  是流星带来的这一切。失去感情的人类自称为新人类,把还残存着感情的人类集中到了一处。
  旧人类,还剩十万人。
  
  十年后,旧人类仅剩一万人,大部分旧人类被新人类同化,或死去了。新人类联邦决定处死仍在顽固反抗的旧人类。
  
  倒计时一年。
  
  赵云穿着囚服,呆呆地坐在床上,凝望铁门上唯一的一个小孔。小孔外能见的只有冷冰冰的墙壁,偶尔有守卫从近旁走过。
  赵云是旧人类,被这个时代抛弃的生物,还存留着感情的愚昧的生物。
  片刻,铁门外传来稀稀拉拉的脚步声,然后是说话声,是对赵云说的。
  “编号4619的旧人类,十分钟后我们会派新的指导员来帮助你。希望你能积极配合治疗,早日脱离苦海。”
  新人类把旧人类看作患者。感情是一种致命的癌,只有理性才能让他们摆脱痛苦。
  
  “我是你新的指导员。我叫吕布。编号46……”
  “我的名字是赵云。”
  “好的,赵云。”
  对吕布这样的新人类来说,换个称呼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,所以他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。赵云试过,如果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后,新人类会一脸疑惑看着他,然后无视掉他。
  “例行检查。”
  赵云乖乖脱掉衣服,一丝不挂躺在床上。吕布戴着手套的手在他的肌肤上游走,赵云把耳根憋红了。
  “很好,没有问题。我要问你几件事情。”
  “你说。”
  “年龄。”
  “二十六。”
  “除了理性障碍,你还得过其它病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最后一个问题。你为什么,要固执地留下你的感情?”
  
  “可你又凭什么让我成为没有感情的怪物?”
  
  赵云和吕布相处得不怎么愉快。原因嘛,吕布和之前的指导员不一样,不会苦口婆心地劝说他,而是用命令的姿态让他吞下数不清的药。这些药据说可以淡化旧人类的感情,逐步让理智来主导自己。但对赵云好像没什么用。
  不过赵云很讨厌吃药就是了。
  可吕布一直要等到赵云把所有药都吃了,才肯从他的病房,不,牢房里出去。
  “你为什么不劝我放弃抵抗,而非要让我吃药呢?”
  “劝导没用。已经有前车之鉴了。”
  “不,信我,吃药更没用。你劝的效果应该会比其他人好一点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你比较帅。”
  吕布用困惑的表情上下打量了赵云。
  “我认为,两者之间没有关系。”
  新人类的世界不看脸,他们择偶的标准是对自己的未来是否有益。联邦甚至推出了配对系统,新人类可以根据系统里的情报来择偶。脸?那是什么,不重要的。
  新人类,太无趣了。赵云默默想到。
  “我不想吃药。苦。”
  “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……”
  “我拒绝配合治疗。”
  吕布板着脸把药拿走了,然后回到牢房里,在赵云对面坐下。赵云盘腿坐在床上,吕布在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。
  “我清楚了。赵云,我可以和你好好谈谈。”
  
  和新人类聊天真是全世界最无聊的事。吕布只会挑对自己有利的答案来应对赵云的问题,言语间绝不透露自己的消息,倒是把赵云说得一愣一愣地。
  离行刑日还剩十个月。
  赵云很郁闷。能陪着自己身边的,只有堪比机器人一般的加大型超无趣人形冷血动物吕布,但在牢房里除了跟吕布唠嗑,就没有别的娱乐方式了。
  谈话的效果不是很理想,吕布又把药重新摆在了赵云面前。
  “吃。”
  “我不!”
  “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。”
  赵云看了看散发着古怪气息的药,和吕布面无表情的脸。
  “当真?那,吃完药你得亲我一下。”
  
  “我不能那么做。亲吻应该是伴侣之间才能有的行为,但你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。而且,亲吻这个动作被判定为带有一定感情色彩,我不能擅自……”
  吕布终于有些语无伦次了,就是面上依旧冷若冰霜。
  “你亲,我就吃。”
  吕布犹豫了几秒钟,僵硬地点了点头。
  旧人类真是太可怕了,一定要尽快同化他,一定。

吕云-记忆回收9

  “我靠!吕布!你!不要脸!”
  “啊?我又怎么了。”
  “P的,绝对是P的,我不信。”
  “我这里还有,要不要看啊?”
  “你尽管发来。”
  “你过来,我就给你看。”
  “骗人是小狗?”
  “呵。”
  吕布高冷地撂下了一个句号后,赵云便听见了开门声。嗯,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住在他隔壁的吕布开的门。赵云从猫眼里看了看,外边没人,但吕布家的门的确打开了。
  赵云慢腾腾打开了门,被站在门边的大个头吓了一跳。太狡猾了,这个地方从猫眼里是看不见的。
  “呵呵,吕布,呵,你想吓死我啊...”
  “没有。进去吧。”
  
  赵云直挺挺走进了吕布家。没看到那只黑猫,想来不是吕布养的。那天,肯定是吕布忘了关门,那只猫才会溜进去的。
  “你随便坐。”
  赵云僵硬地坐在沙发上,吕布合上了门,坐在他旁边。
  “呢你不能……稍微坐过去一点啊?”
  “这是我家。”
  赵云已经被挤到沙发角落上了。
  “成,不计较这个。照片呢?”
  “你自己看啊。”
  吕布把手机甩到赵云跟前。相册已经被点开了,清清楚楚地陈列着大概几百张照片。赵云定睛一看——哇,全是他自己。
  惊喜吗!!意外吗!!赵云在心里呐喊着,手指哆哆嗦嗦点开了照片的大图。吕布就坐在他旁边。
  赵云越看越毛骨悚然。这些照片,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  吕布见他停下来了,突然挤出一个十分温柔的笑。尽管这个笑容挂在他脸上更惊悚了。
  “想起来了吗?”
  “……没印象。真的。”
  “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失忆了?”
  “没有啊?我身体一直倍儿棒。”
  吕布黯然,然后又十分诡异地对他笑了笑。
  “我帮你想起来,如何?”
  
  赵云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吕布十分强硬地捧住了脸,然后是嘴唇上新奇的触感。
  “……”
  赵云沉默了。沉默,是今夜的康桥。
  “……我操你妈!”
  赵云爆发了。爆发,是今夜的巴掌。
  吕布捂着脸,看着赵云跑了出去,手上还握着他的手机。
  赵云光速开门关门,然后反锁。
 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,有点难堪。
  
  “赵云,开门。”
  呵,笑话,开门了呢不打死我才怪。
  “我不打你。”
  呵,男人,你说不打就不打?
  “你至少把我手机还来吧。”
  呵,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。
  “算了,刚才是我唐突了。”
  
  吕布没了下文。过去了良久,也没听见合门的声音。赵云悄悄从猫眼里看了出去。吕布伫立在黑暗里,看不清神情。
  装屁的委屈啊,被强吻的是谁?是他啊!
  ...
  沉默了一会儿,赵云打开门,把手机塞回吕布手里,然后一气呵成再次关上了门。

吕云-火

不想写作业,我只想码字。
嗝。
这次,真的有糖,真的。再骗人我就是小猪猪!

以下正文↓

  “赵云和吕布又打起来了。”
  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?他俩不打才是怪事呢。”
  “来,摆局不?你赌谁赢?”
  “赌屁啊,他们不是次次都平手吗。”
  
  这次,居然分出了胜负。吕布赢了。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赵云对战时不知缘何晃了神,被吕布一戟挑断了发带,于是额头上渗出点血来,半条蓝带混进了尘土里,还有半条落在他肩上。
  “赢得不实在。”
  吕布似乎是在埋怨赵云的不专心,冷冷撂下一句就走了,留下赵云一人伫立在原地良久。
  
  吕布和赵云是出了名的死对头。照旁人的说法来讲,结仇的一般就几种可能性:江山美人,夺妻杀父。吕布赵云好死不死就是为了美人,为了皇城里那位闻名天下的舞姬,貂蝉。
  这也不怪,貂蝉的美貌据说连月亮都自愧不如,一舞名动天下,且性格温和,是个男人怕没有不心动的。
  然而却鲜少有人知道,赵云不爱美人。
  
  吕布对貂蝉是真个儿上心。收了什么绫罗绸缎,金银珠宝,都挑最好的送给貂蝉。每逢月初,便亲自登门拜访。貂蝉在他的照拂下,无人敢欺,无人敢议。这样好的待遇,寻常人家的女子定会早早折服。然而貂蝉是貂蝉,是天下第一舞姬,多年来一直不肯接受吕布。
  不是吕布不够优秀,是她不能。
  
  赵云输给吕布的后一日,又提枪造访吕府了。
  他熟门熟路溜进吕布的居所,看到了躺在树上揪叶子玩的吕布。
  树是常青树,林叶葳蕤,一时半会倒不用担心被吕布给拔光了,就是吕布看见赵云有些意外,险些从树上摔下来。
  赵云替他捏了一把汗,然后见人稳住身子悠悠跳下来,在他面前站定。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我要走了。”
  “去哪儿?”
  “边关战事吃紧,而我出身武将世家。我能,与你最后打一次么?”
  “你已经输给我了。”
  “吕奉先,你可知我因何而输?”
  
  赵云的声线染上了几分气恼,咬牙切齿,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吕布扯开吃掉。
  “哦?你缘何而输,我倒是愿闻其详。”
  赵云梗住了,半晌不知道怎么开口,脚尖局促地摩挲这地面。
  “你让我问,还不告诉我?”
  “不是...你听好了,老子喜欢你。”
  
  这次换了吕布沉默。他的眼神从震惊,到不可置信,然后平静了下来。
  “即便你从军后不能和我打架了,也没必要这样刺激我吧。”
  我可是差点就信了。
  吕布转身回屋,合上了门,留下在飒飒松动下静站。赵云没喊住他。
  
  吕布在皇都不断听闻赵云从边关传来的消息。赵云不断立功,一步步从无名小卒升到了将军。
  吕布不能去参军,他有点气闷。吕府世代是书香世家,只是偏偏生下了吕布这个爱舞枪弄剑的独子。他得继承家业,被吕老爷子盯得紧紧的,连城门都出不了,更何况去参军。
  不再有人和他为了貂蝉争风吃醋了,他连去貂蝉那儿的次数都少了。皇都里传闻说貂蝉失了宠,而吕布只想见见赵云。
  吕布做事鲜少考虑后果,他想到这儿,翻墙出府,又翻出了城,在一个驿站里买了匹马,绝尘而去,往北方的战场去。
  
  “你是何人?”
  吕布被士兵拦了下来。已是夜深时分,现在来军营探访的人实在可疑。
  “找赵云。”
  士兵面面相觑,似在考虑吕布的话有几分真假。
  “将军现在不在军营中。”
  “大半夜的,将军不在军营,会在何处?”
  “我们不能告诉...你干嘛?”
  “我是皇都吕府吕奉先,喊赵云出来见我。”
  士兵被他攥住了领子。
  “将军真不在这里……!”
  更远的北方,夜空中升起火光来,是灼人的大红,看得人心惊肉跳。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赵云带兵夜袭了敌军的战营,敌方损失惨重,哀声连天。赵云也没能回来。
  只有几个人死里逃生,拖着残躯跑了回来。
  吕布从其中一人的手上夺过一条蓝色的发带。发带应该是那日他挑断的那根,破损处用线缝了起来。看似笨拙的手法,一定是赵云那个傻瓜亲自缝的。
  “您是从皇都来的吧?能帮我给皇都的吕奉先带句话么?”
  “将军让我告诉他...那日他所言是真,对吕公子并无戏弄之日。”
  “您再帮我骗骗他,骗他说,将军投靠敌国了,无脸再见吕公子了...忘了他吧。 ”
  传话的人身上还渗着血,软软瘫在地上了。
  
  
  
  看刀子的到这儿可以停了,下面是he。只发刀子你们又说我QAQ。
  
  
  吕布最终还是不顾家人反对,当上了将军,百战百胜,一举灭了北方的敌国。也许是心中还有执念,他拿着赵云的画像在战俘面前一个个审问。
  “你可有见过他?如实说来,饶你不死。”
  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“没。”
  都没有。
  
  吕布依旧一个个问下去,活着的战俘已经快被问完了。
  他突然在一个人面前停下。那人头发及腰,面目狰狞,脸应该是被烧伤了。他抬起头来,茫然地看向吕布。他好像不认识吕布,但给吕布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  “你可有见过...”
  他指了指嗓子,又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无法说话。
  “...赵云?”
  没有回应,他清冷的蓝色瞳孔里依旧是茫然。但吕布认出他来了。
  
  赵云还活着,但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包括自己的名字。
  这没什么,吕布会用余生帮他想起来的。

吕云-病

独立的故事。
一千四百多字的小甜饼,我真的是把毕生写甜文的功力都用在上面了。
真的,信我,是甜的。!...
希望会有人喜欢吧。

以下正文↓

  赵云快要病死了。
  他得了心脏病。之前不怎么注意,但自从进了医院后,开始越发频繁地,喘不过气来。
  快要死了,心脏在痛苦地悸动,在提醒他自己还活着,也在告诉他,你没有多少时日了。
  
  吕布和赵云住在同一间病房,好巧,他得的也是同一种病。
  赵云没见吕布的家人来看望过他,只有他独自一人。
  病房里可见的大半都是纯白,墙壁,窗帘,床单,无一例外,死气沉沉。只有吕布能稍微带来一些鲜活的气息。
  赵云的家人正为了他的病,东奔西走去凑钱,他只能和吕布聊聊天,让自己不那么无聊。吕布的话有些多,常常是赵云起了一个头,他就可以滔滔不绝说下去。赵云却并不怎么讨厌。
  吕布环游过世界,他告诉赵云太阳升起的地平线,月亮落下去的山脊,飞鱼跃起的大海。万般美景下,有一个人,吕布的未婚妻。
  赵云的心脏仿佛被人攥住了,剧烈跳动下,是让他缓不过来的疼痛。他强忍着,面上不动声色,只是额头沁了点汗。
  “她是我见过最好的人,她善良,也漂亮..你还好吗?”
  可显然他瞒不过吕布。
  吕布看起来比他更着急。他使劲按着床头的响铃,护士应声而来,手忙脚乱想把他拖去手术室。吕布像是被抽干了力气,瘫坐在地上,脸上失去了血色。
  怎么回事?怎么没人去帮他?谁去...扶他一把吧...
  
  赵云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回病床上了,吕布坐在他床前,百无聊赖地折腾他摘下的发带。
  “你醒了啊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我知道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  赵云笑出声来。
  “你怎么不说自己一定会好起来?”
  “我不会了,但是你可以。”
  吕布眼里烧着灼灼的光,但赵云听见他笃定的语气,莫名不顺心。
  “我想和你一起好起来。”
  “……好。”
  吕布便不再理他了。
  
  两人的病情日益加重。赵云半夜会突然惊醒,在纯白空间的漆黑里,借着月光凝视吕布的睡颜良久,确认了他安然无恙,才又睡下去。
  依旧没有一个人来探望过吕布。
  
  吕布给赵云送了一枚戒指。
  “你哪儿来的?”
  “这不重要。我们认识这么久了,你收着吧,没别的意思。”
  吕布对戒指的来历闭口不谈。赵云不晓得戴在哪根手指上才符合常理,索性找护士要了根线,把戒指挂在脖子上了。
  吕布把脸埋在被子里傻笑。
  “你笑什么?”
  “笑你好看。”
  “不是说你的未婚妻最好看么?”
  “我跟她没有以后了。”
  “对不起。”
  没有以后可以有很多理由,例如感情破裂,例如吕布的重病。
  赵云歉疚地看向吕布,但吕布却不怎么伤心,只是也悄悄抬头看向赵云,眉眼弯弯,嘴咧开得老大。
  赵云也想把脸埋起来了。
  
  赵云要做手术了,心脏移植手术。那颗心脏的来历他不清楚,也没人会让他知道。
  “按照小说里的桥段,这颗匿名的心脏应该是你的吧?”
  赵云笑着跟吕布打趣。他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。
  “哪儿有这样的道理?我们可都是病人。”
  “也对。”
  吕布盯着赵云看了良久,在他唇角落下了一吻。护士走进门来,拉走了赵云。
  看护士的反应,应该没看见刚才那一幕。太好了。...不,关注点不应该是这个,赵云红着耳根回头望了望吕布,吕布坐着病床上同他对视,背景是一片无暇的纯白。他跟吕布明明只是几步之遥,却仿佛隔了生死。
  手术失败的可能性很大。
  赵云被拉出来门,看不见吕布了。
  
  
  手术成功了。
  赵云被通知,只要在院观察几天,没问题就可以回家了。
  吕布的床铺是空的。他也去做手术了吗?他也会活下来的吧,一定的。
  可直到赵云出院也没有再次看见吕布。
  “护士小姐,请问隔壁床的病人呢?”
  “啊?哪儿有什么病人。”
  “就是,吕布。”
  护士翻了翻病历本,惊奇地看着赵云。
  “你从哪儿听说这人的?几年前他确实住这儿,还和你得了同样的病。”
  “几年前?”
  “对,那时医疗水平不高,没多久就病死了。”
  
  “你还真是幸运啊。对了,我听前辈说,他做手术前留下了一个戒指,不知道丢哪儿了。”
  “应该是婚戒吧,当年手术要是成功了,他就出院和自己的未婚妻结婚了吧。”
  “真可惜。”
  真可怜。